• 天洋的“安全底”

    • 時間:
    • 瀏覽:0
    • 來源:

      一個月前,上海證券交易所一紙關于《舍得酒業控股股東及關聯方非經營性資金占用相關事項的問詢函》,打破了天洋控股和旗下上市平臺舍得酒業(SH.600702)的平靜。而在今日,舍得酒業發布《關于公司股票實施其他風險警示暨臨時停牌的提示性公告》,稱間接控股股東未按時還款,公司股票將于2020年9月21日停牌1天,9月22日起實施其他風險警示。

      外界的關注點聚焦于天洋集團非經營性占用舍得酒業資金累計達到40.1億元,截至8月19日,尚有4.75億元資金未收回。

      9 月 19 日,天洋控股未能按承諾歸還舍得酒業非經營性占用的資金及利息。在這一過程中,天洋控股的現狀被外界不斷放大和過度解讀,甚至被稱“舍得酒業將易主”“暴雷頻頻”。但實際上,天洋控股不僅擁有品牌價值、優質項目資產,更有20多年來始終堅持聚焦文化產業、傳播中國文化的執著追求,它有自己的“安全底”。

      截止9月18日收市,舍得酒業股價34.49元/股,市值116.11億元。計算可知,天洋控股尚未歸還的資金(4.75億元)僅占總市值4.09%。一位股民在雪球軟件上留言道,“我不求舍得速漲,只要心里舒服踏實,話要講清楚,該承擔的債務要還,必須承擔。舍得本來股價就在低位,我愿意等待結果”。

      資產優質,布局有差異化核心優勢

      成立27年的天洋控股,聚焦文化和消費品為核心產業,布局酒業、文化IP和文旅地產。在長期發展過程中,天洋控股一直堅持兩項原則:聚焦大文化產業,只做差異化的精品項目。

      白酒行業無疑是一個生意模式非常好的行業,這幾年也逐漸被資本市場認可和推崇,以茅臺、五糧液為首的白酒股這兩年漲勢如虹,漲幅高居兩市榜首。而天洋控股旗下的舍得酒業是川酒“六朵金花”之一,擁有兩個馳名中外的白酒品牌——沱牌和舍得。

      改制四年來,舍得酒業在品牌、營銷、團隊、管理等方面成效顯著,扣非凈利潤從2019年的240萬元增長至2019年的5億,翻了200多倍;舍得、沱牌雙品牌價值從2019年的350.86億元提升至2020年的1013.04億元,位列中國白酒行業第三;舍得酒業納稅額從2019年的2.47億元增長至2019年的6.62億元,增幅達167.5%。

      與此同時,在人民消費水平和消費結構發生巨變的當下,文化產業的繁榮自然發展成為了歷史的必然。9月17日,在湖南長沙調研的習近平總書記強調,文化產業是一個朝陽產業?,F在文化和技術深入結合,文化產業快速發展,從業人員也在不斷增長,這既是一個迅速發展的產業,也是一個巨大的人才蓄水池,必須格外重視。

      在外界看來,天洋控股旗下的夢東方牢牢把握國家戰略方向,契合人民群眾對于美好生活的強烈需求,聚焦極具前瞻性的文化產業,而天洋控股集團則堅定表示,“我們確定文化產業為集團的核心產業,這是最具挑戰的事業,但也是最具意義、最具前途的事業”。

      據悉,成立至今,夢東方已形成了文旅產業園區、影視動漫兩大核心產品,堅持原創與匠心,堅持全IP發展理念,堅持創作獨一無二的極致作品,“用作品譜寫生命的樂章,讓全球共享東方之美”。

      上述產業布局合理,資產品質優良,具有極強前瞻性,截至2020年6月30日,天洋控股資產總計約234億元,負債約140億元,資產負債率約為59.8%,低于行業平均水平。由此可見,天洋控股的資金面狀況良好,具備償債能力。

      暫時性流動性不足

      天洋控股當前遇到的主要問題是暫時性流動性不足,造成這個問題的直接原因是北京超級蜂巢(房山)國際創新示范區項目(簡稱“超級蜂巢房山項目”)和“北京LOGO”這兩個項目。

      超級蜂巢房山項目是(北京)國際創新中心辦公示范區重點項目,天洋控股為創業者規劃可辦公的SOHO公寓及配套商業設施。2019年3月,北京市突如其來的新政,明確“商住類項目的銷售對象應當是合法登記的企事業單位、社會組織”,金融機構因此也不再給購房者提供貸款。致使該項目銷售基本停滯,至今可售面積近80%沒有銷售,無法實現現金流。

      另一個”北京LOGO”項目,原為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“成功廣場項目”,歷時10年,成為爛尾工程。天洋控股于2019年底收購此項目,定位為“北京LOGO”,以文化創意、科技創新為核心,構建新興產業生態圈。

      但由于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,“北京LOGO”項目于2019年9月暫時停工,直至《北京市通州區與廊坊北三縣整合規劃》獲批后,于2019年8月重新開工,停工時間長達25個月。項目開發停滯、大量資金沉淀,僅財務成本就高達近9億元,給企業帶來很大資金壓力。但是,好在該項目從今年6月起已經開始銷售,物業總面積150萬平方米,其中可售物業預期將給公司帶來200億以上的收入,租賃型物業每年將給公司帶來10億以上的收入。

      當下,解決天洋控股暫時流動性不足問題的關鍵是盤活固定資產,讓沉淀的資金流動起來,首選方案是盡快實現銷售,去化存貨,以營業收入補充流動資金。

      然而,面對嚴格調控的房地產宏觀環境,諸多限制性政策,以及去年底以來全球性疫情造成市場需求疲軟,經濟下滑,使得天洋控股這一困難有所加劇,市場回暖尚需時日,短期內無法解決。

      但從長期來看,房地產依然是中國最好的行業之一,這一點毋庸置疑。天洋控股布局以文化創意、科技創新為核心的文化地產,以文化要素的植入實現地產項目的業態創新、場景創新與功能創新,將實現對地產項目綜合價值的更大釋放。

      雖然文化地產是一條持續投入大且回報周期長的路,但是未來可期。近年來,我國對文化發展的重視程度日益提高,文化產業正迎來加速發展的黃金時期。隨著我國文化核心領域與文化服務業的快速發展,文化消費成為了市場關注的熱點,表現出了巨大的增長潛力。

      此外,市場主體是經濟的力量載體,保市場主體就是保社會生產力,而民營企業是市場經濟的重要力量之一。2020年,民營企業的生存環境在疫情新形勢下頗受關注,牽動著中央高層的心。7月21日,習近平總書記在京主持召開企業家座談會時強調,要千方百計把市場主體保護好,激發市場主體活力,弘揚企業家精神,推動企業發揮更大作用實現更大發展,為經濟發展積蓄基本力量。

      這是在新形勢下,中央高層首次對當下民營企業生存和發展做出的表態,人民日報評論員指出,這反映了當下的經濟發展環境對民營企業的發展產生了不利因素。

      但無論是政策的調整還是疫情的沖擊這些不可抗力因素,天洋控股仍在默默堅守著自己的使命與責任。在業內人士看來,中央對民營企業的重視,以及天洋控股自身的努力下,破解暫時性流動性不足,只是時間問題,且公司基本面改善后,有望進入下一輪高質量發展期。

      結語:

      “目前快速成長的公司,就是未來問題成堆的公司,很少例外。合理的成長目標應該是一個經濟成就目標,而不只是一個體積目標”。

      管理學家彼得?德魯克曾早在20世紀70年代就已經注意到了成長的危機。他認為,如果企業都以每年10%的速度增長,很快就會耗盡整個世界的資源,而且長時期保持高速增長也絕不是一種健康現象。它使得企業極為脆弱,與適當地予以管理的企業相比,它(快速成長的公司)有著緊張、脆弱以及隱藏的問題,以致一有風吹草動,就會釀成重大危機。

      行業過往的高速增長,帶來了無數企業爆發式的增長,但問題也同時開始醞釀和潛藏。對于天洋控股來說,能在真正的周期到來之前,提前將“雷”排去,或許也是一種幸運。


    本文為企業推廣,本網站不做任何建議,僅提供參考,作為信息展示!

    国彩网官方网站